我与南昌金相大赛

凯里学院  岑应柳

说来惭愧,第一次听到“金相”大赛还以为是关于象棋的比赛,后来才知道其中的意思。其实对于参加此次比赛完全是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情,因为自己之前从未参加过任何大型的全国比赛。虽然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但是如今回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有意义,至少自己从中得到了锻炼。

这次比赛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在南昌参加复赛所经历的第一场比赛。

南昌复赛的第一天,我们队伍里是学长先比。我,还有队友和老师在观察室观看现场直播。我心中暗暗地为他加油鼓劲,老师也坐在一旁观摩,观察着他的动向。时间悄悄流逝,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这场关乎士气的比赛,受到大家的密切关注。我校第一位出场参赛的队友终于在最后一刻圆满完成了腐蚀,烘干,观察的操作,我们紧张的心情总算平静下来。

我作为队伍里第二个出场参加比赛的,虽然同队的学长已经在我之前参加过复赛,由于是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我依然很紧张。我当时走向赛场时候完全可以用现在超火的语言“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来形容我当时的状态。在考场外候场时,我打量着身边的我的战友也是对手们。我想大概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吧,因为我看不到谁的面部表情流露出紧张的神情,我自己假装很淡定,尽管内心很紧张。我们按照顺序进入赛场时,我的心不禁“怦怦”地跳了起来。原来可以抑制住的心这下子不管我用什么方法都控制不了了。顿时,我感觉我的心似乎不属于我,好像已经逃离了我的身体,挣脱了我的“魔爪”。我想:我会不会做得很差?会不会没有时间完成?如果最后结果很差,会不会在同学面前丢脸呢?我会不会……。从进入考场的那一瞬间我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我是来干嘛的,于是我只能闭上眼睛然后告诉自己“没关系,没关系,没关系”。最后在规定的时间做完了试验,感觉如负释重。等到最后一位同学比完时,结果也出来了,跟自己预想的一样,我的是最差的。说一点难过都没有是假的,其实那一刻自己更想哭,想放弃,想回家,想逃离。

大赛结束了,我终究没能捧回任何证明我为这次比赛所付出努力的东西,而同队的队员却站在了领奖台上,更多的人都站上了领奖台。而我,是那少部分人之一,一个旁观者。我默默地感受着他们的快乐,祝贺他们获得的荣誉。我不能做什么,真心地祝贺得奖的各位是我唯一能做的。其实我并不嫉妒,也不可能嫉妒,只有羡慕,当然,也后悔。如果当初不是太在乎最后的结果,以平常心去对待,结果会不会好一点?可是,越是心急,就越是找不到。即使就在身边,因为太急切,与之匆匆地擦肩而过,却浑然不知,只是依然在疯狂地找寻。

后来,我想通了。赛场上不可能人人都是赢者,不可能人人都获奖。我也完全没有必要为了已经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只要我努力,也许我会在其他方面比他们更优秀。即使没有,我也尝试过努力,我体会到了过程,过程中,我也会收获许多,哪怕没有太多。过程是最重要,最快乐的。不要为了荣誉而比,为了自己而比,为了自己的心而比。我认为,这就是比赛的真谛。

但是,我还是需要努力,更加努力。这次金相技能大赛让我终生难忘,激励我奋勇拼搏,爱拼才会赢!


凯里学院校内选拔赛期间师生留影于一号试验楼  (第一排左起第一位为岑应柳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