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逢东隅时,且存青云志
——参加金相大赛有感

大连理工大学材金1501班  危柯瑞 (第六届大赛二等奖获得者)

在《金属材料学》的课堂上领略各种工程用钢的风采,仿佛与老朋友们真诚对话,更为深入地了解它们的特点。而回想起与这些钢种的初次相识,金相大赛就像一把钥匙,帮助我打开了材料世界的大门。

时维十月,序属三秋。来自全国各地的材料学子齐聚豫章,参加材料专业实验技能最高规格的比赛——金相大赛。笔者与各位精英交流心得,向各位老师学习经验,体验南昌人的热情好客,品味滕王阁的壮阔波澜。开心与悠闲夹杂,紧张与兴奋齐行,遗憾与欣喜同在。而正是这种酸甜苦辣掺和的感受使这段金相旅途成为了我大学生活中最为珍惜,对材料生涯影响深远的宝贵经历!

制样的初体验总是激动与兴奋并存。校内选拔时我正在学习《材料科学基础》中相图的知识。作为材料新人,看着指纹状的珠光体和没抛干净而带麻点的铁素体,心中对材料和大自然的敬畏感油然而生。在指导老师向我介绍20钢和GCr15力学性能的差异时,我更为深刻地理解了成分—组织—性能三者之间密切的关系。

备战比赛的日子总是反复与坚持交融。随着制样技巧的提升,我对样品的质量要求不断提高。但是却时常会出现:磨样时表面凹凸不平, 20钢中带细划痕,用力过大产生变形层,球铁迅速氧化等问题。因此,老师指导我从问题的产生机理上进行探究,结合我个人的制备习惯,尝试了不同的用力、方向、转速以及抛光膏、酒精、腐蚀剂的使用量,并一一记录结果,总结经验。最终找到了符合我个人习惯的制样操作。作为一个工程上的门外人,金相大赛教导我,高超的技术来自于大量经验的积累,而大量的经验又源于脚踏实地地练习与坚持不懈地尝试。

参加比赛的时光总是忐忑与惊喜同行。进入赛场前我告诉自己:“拿出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四十分钟只为干好一件事。比赛的最后都是比心态,谁的心态平稳,谁的发挥就能稳定。”因为前期的充足训练,比赛时我放下了忐忑的心,如同切割宝石一般细腻而专注地抛出心中标准的组织。出赛场时看见老师在门口的守候,我们轻松地相视而笑,似乎彼此之间在交流着:尽人事,知天命,努力过便没有遗憾。赛后老师与我们一同怀着进京赶考的心态期盼却又紧张地等待着每一张图片的公布。每次两位老师陪着我一同等待作品图像,一同激动万分的时候,我都会想:我究竟是有多幸运,让两位老师和我一起心跳加速,和我一块如释重负,和我一起享受青春的忐忑。

由于赛制的原因,我没能参与45钢的制备。于是在第二天的比赛中我负责队员们的伙食和行程安排。从以往的单打独斗到这一次为团队而战,为队友喝彩以及自我的心态调节,金相大赛教会了我如何做一个“坐在路边鼓掌的人”。而学会为别人喝彩也正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必修课。

赛后游历豫章的时光令人悠闲而惬意。登上滕王阁时正值黄昏,我看到了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阔;听到了赣江中渔舟唱晚,雁阵惊寒的苍茫。滕王阁顶,王勃在宣泄着萍水相逢,关山难越的悲怆;赣江河畔,志士在哭诉着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愤懑。而这位年少轻狂的少年毕竟不愿对生活绝望,在《滕王阁序》的末篇告诉了世界其不坠青云之志的志向与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的希冀。站在阁顶,我想:我们与王勃同龄,这个年纪就像东隅初生的太阳。在科技地位如此之高的今天,更应该抓住转瞬即逝的青春,存青云之志,丰富人生的广度与深度;非移白首之心,为社会奉献自己的价值!

王勃说: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因为李元婴邀来的众多名士以及满目奢华的盛宴与王勃的缘分仅仅只停留在这笙箫中。而我相信,我和一路同行的两位伙伴共同经历的紧张忐忑,老师们对我的点滴指导,我和金相大赛的不解之缘,不会是水中浮萍随波而逝,这些记忆将成为我人生路上的一颗颗明星,仰头可见,躬腰引路。而我,也将会在材料学科的道路上继续热泪盈眶地向前奔跑,享受忐忑,享受青春!